阅书阁 > 都市小说 > 范清遥百里凤鸣小说 > 第七百九十五章 应该庆幸是皇后娘娘
范清遥听闻凝添的回禀,自是松了口气。
眼看着天色不早,她便是起身打算洗漱睡觉了。
接连几日,她都是黑白颠倒的研究着为调配五皇子解药,白天就算睡得再多,人也是疲乏不堪,如今好不容有了困意,倒是难得的。
“小小姐,有人找,这会子人就在门口等着呢。”许嬷嬷忽然进门道。
正是往床榻边走去的范清遥停下脚步,“可知道是谁?”
许嬷嬷摇了摇头,“是一个女子,却不肯自报姓名。”
女子吗?
“请进来吧。”范清遥想着估计是素红派来的人,反正也只是听个消息而已,应该用不了多长的时间。
许嬷嬷去的很快,回来的更快。
等帘子掀起来,就见一个披着披风的清瘦人影迈步进了门。
在看见范清遥时,那人倒是不卖官司,主动摘下了头上的帽子。
范清遥,“……”
二皇子妃?!
二皇子妃瞧着范清遥眼中的不可思议,苦笑了一声,“我以为,太子妃应该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才对。”
范清遥刚刚是真的没想到,但现在也确实是知道了。
“坐吧。”范清遥走到罗汉床边,示意二皇子妃上座,人都是已经进门了,她就算有心撵也是不能开口了。
二皇子妃上前几步,却是‘噗通!’一声,跪在了范清遥的面前。
范清遥,“……”
看样子,好好的话好好说是不大可能了。
“我知道母妃不该给皇后娘娘下毒,更不该一边跟皇后娘娘示好,一边还跟愉贵妃纠缠不清,可母妃也是没办法啊,听闻母妃年轻的时候就一直被愉贵妃欺压在头上,母妃这是怕了,才不得已选择了一条比较稳妥的路。”
二皇子妃口中的这位母妃,指的自然是刘淑妃。
二皇子妃之所以能够成为二皇子妃,完全是刘淑妃一手促成,对于二皇子妃来说,刘淑妃是她曾经的恩人,也是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,如今刘淑妃出事,她自然是要来帮忙求情的。
范清遥只听说韩贤妃在皇后娘娘那里栽了跟头,倒不知其中还有刘淑妃的事情,如此她便也是明白了皇后娘娘这敲山震虎的手段。
“二皇子妃也说此事是出在了宫里面,你我皆是宫外之人,这事儿我怕也是爱莫能助。”
不是说二皇子妃求了,范清遥就一定要答应的。
二皇子妃不死心,“皇宫之中,谁不知皇后娘娘对太子妃的喜爱?”
“就因为皇后娘娘对我喜爱,所以我便可以帮着外人拆皇后娘娘的台?”
其实范清遥也不知道皇后娘娘这步棋究竟要往哪里走,但皇后娘娘既然出手了,就一定有其自己的道理,范清遥可以不管不问,但不能背叛。
二皇子妃再是蹭上前几步,握着范清遥的脚踝,“如今愉贵妃已经彻底跟母妃断了往来,母妃在宫里面可谓是寸步难行,皇后娘娘又各种施压……我只是希望太子妃能跟皇后娘娘求求情啊。”
情可以求。
但不是人人都配的。
“当初刘淑妃敢给皇后娘娘下毒,就该做好落得今日下场的准备。”范清遥是不知道宫里面发生了什么,但刘淑妃给皇后娘娘下毒是一定的,这点小伎俩连她都瞒不住,更何况是皇后娘娘了。WwW.YSHU GE.ORg
二皇子妃惊愣住,“母,母妃给皇后娘娘下毒?不,不会的,这事儿当初宫里面传的时候,说的是韩贤妃……”
范清遥冷笑一声打断,“传的是韩贤妃,可最后得到教训的又是谁?”
二皇子妃,“……”
是谁难道还不清楚吗?
“刘淑妃连给皇后娘娘下毒的事情都做的出来,如今不过是自食恶果而已,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怜之说,反倒是觉得皇后娘娘仁慈,若换成是我,怕二皇子妃就是想给刘淑妃求情都来不及了。”
什么人连求情都来不及?
自然是死人!
看着范清遥那双黑漆漆泛着寒光的眼睛,二皇子妃就是禁不住浑身一颤。
母妃说,太子妃是比皇后娘娘更甚的存在,是她当时傻了,竟是没有相信。
范清遥抽回腿,没空在这里陪着二皇子妃大眼瞪小眼,“与其二皇子妃跪在这里求我,倒不如去开导开导刘淑妃,皇后娘娘是惩罚了她没错,但她现在不是还好端端的活着吗?”
二皇子妃愣了愣,“太子妃的意思是……”
“只要活着,一切就都有转机,就看当事人如何抉择了。”
二皇子妃看着范清遥静默了半晌,才点了点头起身告辞了,是她鲁莽了,没有看清楚其中的门道,太子妃说的对,只要人活着就没有死局。
范清遥望着二皇子妃离去的背影,哪里还有半分困意,干脆转身回到了书案前,继续研究解药去了。
以皇后娘娘的手段,想要了刘淑妃的命轻而易举。
既然刘淑妃现在还活着,就说明皇后娘娘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。
虽然范清遥不清楚原因,但并不耽误她帮忙把刘淑妃往皇后娘娘面前推上一推。
二皇子妃这边没有说动范清遥,反倒是在无形之中被范清遥给说动了,出了西郊府邸,直接就是奔着皇宫去了。
刘淑妃现在也是焦头烂额,她是真的没想到皇后娘娘下手这么狠,断绝了愉贵妃那边也就算了,现在就连她在宫里面的地位都是岌岌可危的,有其是内务府的那帮人,完全就不把她当人对待。
二皇子妃瞧着刘淑妃现在的落魄,又是害怕又是心疼的,只能劝说道,“依我看,母妃还是跟皇后娘娘低个头吧,不然若是再这么下去……”
能不能挺过下一个冬天都不知道了。
刘淑妃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了。”
现实接连的打击,早已将刘淑妃对皇后娘娘的恨意给抹平了。
连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,还恨什么呢?
第二天一早,刘淑妃就是主动来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。
甄昔皇后仍旧是一派的祥和,“刘淑妃来了啊。”
刘淑妃现在一听见皇后的声音,双腿就不觉发软,连忙跪在了地上,“以前是臣妾愚钝了,还请皇后娘娘给臣妾指一条明路。”
甄昔皇后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百合啊,把人给扶起来吧,刚巧昨日内务府给本宫送来了几套衣裙,本宫瞧着颜色太浅了,如今瞧着倒是适合刘淑妃。”
刘淑妃随着百合站起来,就看见有宫女端着托盘进了门。
看着托盘上,那一件件精美的衣衫,刘淑妃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皇后娘娘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