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书阁 > 其他小说 > 范清遥百里凤鸣小说阅读免费 > 第七百九十六章 搬走了
    甄昔皇后想要做的很简单,等刘淑妃换好了衣裙,便笑着询问道,“本宫若是没记错,刘淑妃已经许久没有侍寝了吧。”
    刘淑妃惊愕抬头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。
    在这宫里面的女人,哪个不想侍寝?
    这是她做梦都想的!
    甄昔皇后笑着道,“瞧瞧刘淑妃高兴的,连谢恩都是忘记了。”
    百合连忙走到刘淑妃的身边,“只要淑妃娘娘好好照着皇后娘娘交代的说话办事,今日的侍寝绝不会是淑妃娘娘的最后一次侍寝。”
    “臣妾谢皇后娘娘**!”刘淑妃再次跪在地上,重重地磕着头。
    她当然清楚,皇后绝非是单独让她侍寝那么简单。
    但无论皇后想要交代什么,她都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    “淑妃娘娘能这么想,可是皆大欢喜的,皇后娘娘已经让人准备好给淑妃娘娘上妆梳发了,淑妃娘娘跟着奴婢走即可。”百合扶着刘淑妃起身,亲自将人给送到了一旁的偏殿内。
    刘淑妃自然是不会拒绝的,完全是顺从着配合,在梳洗打扮的时候,将百合说的话都是给记在了心里,差不多半个时辰后,百合才是让早已买通好的人过来接走了刘淑妃。
    送走了刘淑妃,百合忙着回来跟皇后娘娘回禀,哪里想到一进门,就看见皇后娘娘斜靠在罗汉床上,望着窗外那落在枝头的鸟儿发着呆。
    那眼睛呆滞无神,表情更是空洞的让人心里发慌。
    百合知道,皇后娘娘就算再怎么记恨皇上,皇上都是皇后娘娘的丈夫,把其他女子亲手推上丈夫的床榻,试问哪个女子能真的做到心安理得?
    “把刘淑妃送走了?”甄昔皇后轻声询问着,一双眼睛仍旧望着窗外。
    百合压低声音道,“一切都按照皇后娘娘交代的办的,刘淑妃也答应了定是会在皇上情难自控时,推荐太子妃给五皇子诊治。”
    甄昔皇后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这个刘淑妃,总算是乖乖低头了啊。”
    百合瞧着皇后娘娘的样子,心里心疼的难受,“其实皇后娘娘大可以亲自跟皇上提议的,如今皇上对皇后娘娘也不再如从前那般的冰冷……”
    “百合。”
    甄昔皇后厉声打断,转回目光看向百合,“有些话,只有外人说了才更管用,皇上的疑心也才不会那么重。”
    “可是皇后娘娘……”
    “好了,本宫乏了。”
    甄昔皇后摆了摆手,阻止了百合要脱口而出的话。
    她当然知道百合要说什么。
    但百合并不知道,她宁愿把其他女人送上那张床,也不愿意自己爬上去!
    刚刚的她只是想起了一句话,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    呵……
    可悲,可笑啊。
    刘淑妃侍寝的很顺利,等到第二天一早,皇上便是传了口谕,将五皇子暂且交由太子妃亲自诊治着,至于人嘛……仍旧在兵马司养着。
    范清遥得到消息的时候,可谓是松了口气,连忙就是带着凝涵和狼牙坐上了马车,急匆匆地朝着兵马司赶了去。
    兵马司的门前,仍旧侍卫众多。w wW.YshUGe. ORG
    但一瞧见太子妃下了马车,侍卫们别说是阻拦了,纷纷后退让路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是不敢说。
    毕竟,上一任侍卫长的血迹还浸在门口没有完全褪去……
    好好活着不香吗?
    干嘛非要跟自己这条命过不去呢。
    范清遥将凝涵和狼牙留在门口,一个人进了兵马司,随着领路的人来到了后院,进了门就瞧见了仍旧昏迷着的五皇子。
    几日不见,五皇子的起色虽未曾有好转,但身上的衣衫明显已经被更换过了,且头上的软白布也是崭新的,可见太医们也算是用心了。
    范清遥仔细的给五皇子诊了脉,果然仍旧跟那日诊的结果相同,体内的毒素尚未清除,虽要比之前严重了些许,但好在还在范清遥能够控制的范围内。
    范清遥熟练的打开药箱子,将这几日调配出的药含在了五皇子的口中,再是按照排毒的穴位,一一落下了银针。
    很快,五皇子左侧的中指上,明显鼓起来了一个血包。
    范清遥拿出骨刀,轻轻划开中指,其内紫黑色的血顺势喷涌而出。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子弄弄腐烂的恶臭味,便是随之散开。
    这毒暂时是不致命,但若在人体的时间久了,便会一点点腐蚀掉人体的五脏六腑,等到最后肚子里面的一切都会变成一滩腐水。
    如今五皇子体内的腐血能够排出,就证明范清遥的解药有了效果,只是若想以此方法根治,就绝不能着急,需要一点点的将五皇子体内的腐血全部逼出来。
    好在,范清遥有的是时间。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”
    范清遥这边刚给五皇子止了血,床榻上就是响起了五皇子沙哑的呻,吟,声。
    范清遥连忙看向五皇子,就见五皇子干裂的唇,正费劲的蠕动着。
    “怡,儿……赵,赵……怡……儿……”
    这声音虽然断断续续的厉害,但范清遥还是听出来了。
    赵怡儿。
    知道五皇子对赵怡儿好,但没想到用情如此之深。
    等出了兵马司坐上马车,范清遥就交代凝涵道,“这几日帮我去找一个叫赵怡儿的人,越快越好。”
    人在生病的时候,总是会思念最为挂念的人。
    凝涵可算是主城的百事通了,啥事儿啥路啥人的,只要能说出个啥来,她都是能够顺藤摸瓜出个一二三来。
    很快,凝涵就是打听出了那个赵怡儿。
    可是等凝涵赶到的时候,才发现宅院里早就是人走茶凉了。
    “搬走了?”范清遥拧着眉,算起来她只见过赵怡儿一面,因为不投缘,事后也没有仔细的关注过什么。
    “奴婢仔细询问过,说是前几日就搬走了,当时来接的人还不少,又是马车又是老妈子的,所以附近的百姓们都是有所关注。”
    范清遥要是没记错,那个赵怡儿并非是主城人士,所以根本没有认祖归宗这一说,而能如此兴师动众搬家的,又是马车,又是老妈子的……
    答案似乎就只能下了一个。
    “小姐,可是还要继续找?”
    “算了吧。”
    不管那赵怡儿的离去五皇子知不知道,如今都是已经没有再找的必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