叩叩,敲门声传来,余骁赶紧把手机关掉。
    慕容朵朵推门进来,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余骁,有些心疼,“还在忙吗?是不是毕家那边故意为难你,所以给你安排这么多工作?”
    这段时间,余骁几乎是早出晚归,甚至比他在自己公司都还要忙。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事。”他有事,但他没办法和慕容朵朵说,说了只会让她跟着担心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叮的一声,有短信发来。
    余骁看了眼,怒火便控制不住的从心底冒出。
    是毕玉敏发来的消息,她说既然余骁做了决定,那就要有所行动,至少先让慕容朵朵搬出他的别墅。
    余骁很愤怒,他觉得毕玉敏没资格管他的事。
    但,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    他一定要把毕家解决了,不然,以后他和慕容朵朵别想过安生日子。
    既然已经做好决定,心里也就有了计划,只是……注定要委屈慕容朵朵一段时间。
    短暂的沉默,余骁虽然没说话,但慕容朵朵却还是能感觉到他心里那千万般纠结。
    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她没忍住,再次开口问。
    余骁抬头,朝她看去,两人就这样对视,也不知过去多久,他才开口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下午小晚跟我说,想让你带孩子过去陪她玩几天,她有点想提前感受一下带孩子的日子。”
    “啊?她是准备和周北深生孩子吗?”慕容朵朵问。
    “也许吧,或许是在犹豫,但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孩子,所以才想着让你带团团过去。Www.yshUGe. ORG”余骁说着,面色平静,看不出任何一点说谎的模样。
    慕容朵朵现在和姜晚的关系挺好的,对于她这个要求,自然是没理由拒绝,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,“好。”
    答应下来之后,她又有点难受,“那……我暂时就要离开这里了。”
    “没事,过段时间又回来就是。”余骁笑笑,心里有几分苦涩。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能力还不够,不能强硬的解决毕家,他又何至于用这样的方法。
    “嗯,也是,反正也不远,你要是想孩子了,就过来看看。”她也不知道姜晚要让她过去陪她多久,应该几天就可以了吧?
    看慕容朵朵没有任何怀疑,余骁心里松了口气,但随之,又有几分难受。
    要是慕容朵朵之后知道自己骗她,大概会很难过吧。
    可……
    现在他也没有去其他选择,不把她送走的话,毕玉敏不会相信他,毕家那些人也会把目光放在慕容朵朵身上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她动手。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想她出事,所以把人送到姜晚那边,反倒是更加安全。
    做好决定后,他反而没那么难受了。
    一切,都是为了更好的以后。
    “饿吗?”余骁抬头问身边人。
    “我还好,你饿了吗?”这两天她没有给余骁送饭,不是她不想,而是余骁不让,说是怕她累,所以每天送饭的都是佣人。
    按理说,吃了晚饭,余骁一般回家是不会再吃其他东西的。
    余骁站起身,摸了摸她的头,“我有点,所以你能陪我一起吃点吗?”
    慕容朵朵脸红,细声细语道:“好。”